散文投稿文章:写意菱角塘,菱角塘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8-19 18:00 阅读:

 散文投稿文章:写意菱角塘,菱角塘

端午节时的菱角塘是清凉的,也是火热的;仲夏季节的菱角塘是宁静的,也是热闹的。初到菱角塘,一个总的印象是:这里有着一色的绿色繁盛,亦有自然人文交汇的五彩缤纷。
从一个叫做独库的苗寨走进一个叫做菱角的苗寨,我就像从一个家走进另一个家,内心充满着期待,充满着惊喜,也充满着坦然。几天前,当菱角塘边一个名叫杨江的小伙子在微信里轻轻呼唤了我一声后,我便毫无羞涩毫无顾忌毫无推辞,迫不及待地走进了菱角塘。

菱角塘,地如其名。长三角珠三角等水乡地区才能大面积生长的水生植物菱,居然蓬蓬勃勃地生长在村前一个小湖泊里,菱叶铺满了水面,几乎看不见下面的流水。湖面上,浮着一层淡淡的极具审美感的轻雾。
小湖泊四周均被栏杆围了起来,远距离眺望就看不见长在水里的菱角的样子。仲夏季节的菱角塘已然步入一年中的繁盛,却还不是鼎盛期,因为菱的茎叶还在继续静静地孕育着,那种叫做“菱角”的水中美食尚在湖泊的母腹中继续生长。
倒是看到了菱叶丛中有一对白鸭在觅食,看那情投意合的样子,估计是一对勤劳的“小夫妻”。它们缓慢而轻盈的身姿,让觅食的足迹在翠绿的湖面上画出曲折有致的线条。
不时有一只或两只白鹳从湖边拔地而起的秀峰的岫穴中飞出来,在湖面上空忽高忽低地展示一圈声色俱茂的优美身姿后,旋即飞至村里其他池塘上空,仿佛随时要在绿色山水间再缀上一点流动的白色眼眸,令村庄充满诗意的动感。
据说此地的菱角只能生长在这个叫做“菱角塘”的小湖泊里,换到村里别的池塘里就不能成活。这个说法似乎是真实的,我在村庄周遭缓步走了一圈,边走边看,确实没有发现别的池塘里生长菱角。
有村民问我: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暗暗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呢?

入夜,我住在菱角塘边的一户农家。
男主人姓杨,是一名乡村教师,这几日都很忙:虽然放了端午节假,但村里要举办一场能有五万名观众的盛大苗族跳花节,杨老师和小学校的同事们主动合力承担了活动的后勤任务。老伴这几日要陪在县城参加高考的女儿,杨老师就更没“能力”接待我们了。但杨老师还是抽时间为我们做了晚饭,又向我们介绍了村庄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然后待我们睡下后又在子夜时分急急忙忙赶赴离家一公里左右的岗位地点。
然后躺在床上的我的耳鼓里就灌满了一片蛙声。通常,在我的潜意识里,来自大自然的天籁之音都不属于喧嚣的印象范畴,不但阻挡不了我的睡眠,反而成为一支美丽的夜曲助我进入甜美梦乡。但这片蛙声令我震撼,令我感奋,我抑制不住兴奋披衣下床,走出门来,站在阳台上眺望遍布太阳能灯光的村庄四周。
大片的蛙声顿时从四下里破空而来,仿佛每一个角落都有夜的交响乐团在激情演奏,每一片朦胧灯光映照下的水的舞台上都有多情的歌唱家在深情演绎乡村的宁静。而我,只身陷于无边无际的歌声里,只能以满怀的敬畏聆听演奏或演唱,根本见不着哪一位具体的奏唱者表情丰富的尊容。
回到房中重新躺在床上,我便恬然睡去,直至第二日凌晨一片鸟鸣声把我唤醒。

真奇怪,第二天我起床之后,昨夜里无边无际的蛙鸣就只剩下了断断续续的梦呓,取而代之的又是无边无际的鸟鸣。
我先站在昨晚站立过的阳台上眺望,聆听,便很快发现大片的鸟鸣来自四周叠翠的秀丽群峰,来自那些绿得纯纯粹粹的树林和灌木丛,来自于美丽的黔西北民居里的每一处农家院落,来自潺潺的绿绿的小溪水,来自刚刚插了稻秧而呈现出淡淡绿色的每一块稻田。总之,无一处角落不充满着鸟鸣。
因为是白天,分明看得清楚这场演出的奏唱出自哪些演员。这些是大牌演员:以优雅姿势边舞边演奏大号的成群白鹤老鹳,身着蓝白相间裙裾边起舞边不停说唱的成群喜鹊。还有我所不认识的新演员(在我家独孔垄和别的地方就没见过)和不计其数的群众演员。
这场大型演唱会一直持续到菱角塘边的菱角广场上演的一场独特盛会开始。

我正走出门来徜徉在菱角塘湖畔,陶醉于无边的鸟鸣声中,瞩目于家家户户美丽的民居上精心画制的民族特色壁画,身旁忽然轻轻驶来一辆电动三轮车和一辆面包车。车停住后,面包车上便跳下来几名苗家青年,从三轮车上搬下一堆打糍粑用的石碓和木锤摆放在路旁。
我正诧异,一名男青年高兴地告诉我,说今天要在广场上举办一场大型比赛,包括蜡染刺绣比赛、打糍粑比赛,参赛队来自啊龚、青山、仄垮、中寨、铧匠、新开田等六个苗寨。除此,还有气势宏大、庄严肃穆的立御花杆活动。
上午八点,六个苗寨的人们都集中到了菱角广场,苗家人几乎人人都把盛大节日才穿的崭新服饰带到广场来,开始精心打扮自己和家人。阿妈帮心爱的女儿盘起长长的乌黑的头发后,又在头顶别了一把崭新的梳子;女人除了精心打扮自己,还耐心地细致地打扮自己英俊潇洒的丈夫,打扮好后,男人和女人都一脸的幸福……
留意观察了一下,他们的服饰色彩全是蓝色白色相间。我猛然明白,这里的苗家人是“喜鹊苗”支系,他们的服饰就是喜鹊的蓝白相间色彩。就凭这样的服饰就可见这里的苗家与自然色彩的极度贴近。
蜡染刺绣比赛,几十名选手——染娘和绣娘在规定时间内用小巧的蜡染刀和五颜六色的丝线画出绣出的各种图案更是极度精致,构图上更是与大自然实现无缝衔接,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的各种抽象画或写实画在心灵手巧的苗家女人的小小蜡染刀下或穿针走线中很快呈现出来。
苗家小伙子杨江和他门的团队成员今天都忙得团团转,因为这场大型赛事和下午就要在跳花广场举行的端午跳花节就是他和村里一群年轻人组织起来的,也是他们投资协办的,他们要从头至尾把赛事组织协调好。
杨江2013年以高考分数上一本线录取宁波大学,2017年大学毕业后就把村里一群年轻人组织起来,立足于本民族的民间工艺产品开发营销,利用“互联网+蜡染”的运营模式,短短两年就创办成功“贵州染语文化商贸有限公司”这个集非遗传承和创新为一体的新型企业。
在企业稍有盈利的情况下,杨江们就积极支持家乡的民族文化与民间工艺的传承和发展,积极配合村里开展好苗族跳花节、射弩比赛、武术比赛、斗牛比赛等活动。

来到美丽而神奇的菱角塘,我当然免不了要大醉一回这里有名的苗家米酒——低度而甜美的水花酒,沉醉于这里的青山绿水、古老的民族民间习俗与工艺、至真至性的人情美!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