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散记·二十八·骑行路上住店那些事(2)文章投稿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8-24 19:59 阅读:

 散文散记·二十八·骑行路上住店那些事(2)文章投稿

一条花蛇

住店遇见一条花蛇 ,还是在二零一三年,秋天,九月的季节,庄稼都熟了,农村地里一片金黄,人们的心情也特爽 。

 

有几个要好的骑友,因为我没有带他们骑行新疆,于是,偏让我带他们走一趟,秋天到了,不能走远途了 ,就大家一起骑行辽宁省内吧。

 

男生两个,我和抚顺的老张,张老弟是个率直坦诚的哥们,曾经骑行过西藏,青藏线进去,川藏线出来,历经风风雨雨的人。还有三个女生 ,一个是老李婆子,粗腰大手大胳膊,是个女汉子,一个是小芹,也是骑行数万公里的老手,还有一个,就是芳华了,骑车没有几年,年龄也小我们一点,体型健美,一副笑眼,两道弯眉,算是个美女,年青时是沈阳战友文工团的舞蹈兵。我们几个人高高兴兴上路了,去哪里呢,去寻觅沈抚两市的母亲河,浑河的源头,然后围绕辽宁省边界骑行一圈,大约一千六百多公里。

 

我们从沈阳出发骑行到抚顺和张老弟回合,第一天参观了雷锋纪念馆,参观抚顺西露天矿,然后沿着通往新宾清源路线继续骑行。

 

路两旁农户忙碌了,蓝天白云,天空非常洁净 ,出了沈阳城,那天空深邃空旷 ,胸里好像打开一扇窗,我们一边骑行,一边高歌 ,从来没有这样的痛快,可能是男女搭配,骑车不累,晚间住宿南杂木镇。

 

第二天继续骑行,第三天我们翻越了几个陡峭的大坡,终于来到清原县湾甸子镇滚马岭,浑河源头所在地 ,这里是山山相连,高大树木遮天蔽日 ,远远望去,好像是原始森林,是常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所没有的一个新的世界,几个女生看着莽莽苍苍大山上,我看大家如此沉醉这样景色,提个建议吧,我们在这里住宿三天,最真切的走进大自然,体会世外桃源意境,大家一致同意,高喊决定英明。

 

可是,山里都是茂密的树木没有人家,我们住宿哪里呢,走了几步,我发现山洼里隐隐约约一座孤零零房子,我们决定去那里,找寻原始的住宿茅屋。

 

敲门,屋子里两个山民,男的身体强壮,一身山民打扮,女人一位朴实朴素村妇,年龄都大约四五十岁,我们问询他们这里能不能住宿呢,这一对夫妻痛痛快快答应我们可以住宿,还可以煮饭,还可以我们自己去山里挖野菜,我们一听,高兴极了。真是一出门就风调雨顺,感觉此行是一次幸福的骑行。

 

房子不大,女生住东屋一间,是一铺火炕,我和张老弟住西屋一张大床,他们房东夫妻二人住堂屋的厨房一张小床。当夜住下。

 

第二天,天空阴转多云,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我们穿上雨衣进山,探寻浑河源头,去寻找核桃树,捡拾核桃,还要挖野菜,山村生活真美,晚间虽然很累,可是心里美着呢,尤其是三个女生,美的合不上嘴了,芳华更是兴奋极点了。高高兴兴玩了一天。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房东要带我们进山,去寻找一颗神树,去谒拜神灵,我们收拾妥当,跟着房东沿着羊肠小道往山上爬,一路闲聊,房东姓关,叫关镇东,感觉是个有故事的人,傍晚,我们收拾不少山核桃,一筐野菜,还拜了神树,为了表示感谢,我们决定,买一只鸡杀,晚间,我们和房东喝酒聚餐,大家不亦说乎。

 

晚间几个女生伸手办伙食,炒了几个野菜,还去山下割了二斤猪肉,关震东给我们杀了一只花母鸡,他老伴用黑铁锅给炖上了满屋子香。

 

晚间大家团团围坐,喝酒打趣,热热闹闹的,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应该问问这个关震东为什么住在深山老林里,他究竟瞒着我们什么呢。

 

几杯酒下肚,关震东脸红了,话匣子也打开了。这关震东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 ,年青时身体健壮,好打抱不平,没少惹祸,二十浪荡岁时父母一看,这儿子难管,就送到部队当了兵,还是一个侦察兵,摸爬滚打,学会了十八般武艺,几年后转业回家,娶妻生子,可是关震东总觉得自己屈才,一身能耐无处安放,于是打老婆喝大酒,陆陆续续关震东离了五次婚,五个老婆一人给他留下一个孩子,这关震东陷入了窘困之中,于是关震东开始千方百计想发大财,于是,跑去西安学会了盗挖古墓的能耐,关震东单枪匹马挖遍了辽宁省内外,不几年下来关震东发了大财,于是这十里八村称王称霸没有谁敢惹他,看上谁家的媳妇漂亮千方百计搞到手,后来,终于出事了,关震东进去了,蹲监狱去了。

 

关震东喝一口酒,吧嗒一口菜继续说 ,十多年前,一起当过兵的战友,托人找他 ,是新宾县的,距离他这里有几十里路,关震东骑着摩托车去了,两个人喝酒话聊,这个战友找了一个漂亮媳妇,离婚了被一个村的村长给撬走了,明后天就结婚,战友这口气咽不下,于是喊来关震东 想出气,关震东二话不说,答应了,结婚那天,有几百号人都去贺喜,关震东端着一个死人的大花圈,撂在了主席台上,新郎官一看,来者不善,马上好烟好酒伺候,可是新郎官亲戚不干了,几个楞小伙冲上去和关震东理论,关震东操起一把铁锹给新郎官脑袋开瓢了,于是关震东重伤害罪,判刑十年。被送到盘锦监狱改造去。后来出狱以后,回到村子里他爹也气死了,没有办法又新找个老婆,离开大家,在山里默默无闻的生活了。

 

这顿酒宴喝的痛快,大家愉兴未尽都带着满满的幸福睡着了。

 

今天是第三天了 ,大家计划今天挖野菜晚间包野菜饺子,这几天芳华最兴奋,晚间睡不着第一个就起来了,想四处溜达尝一尝新鲜空气,一推开房门,嗷嗷嗷几声,跑回房间,大家赶忙出去一看,一条绿色带花纹的毒舌趴在门槛上,一尺多长,不断扭动,狰狞样子让人害怕,大家赶忙用棍子挑起,送到草丛中去了,然后大家洗漱完毕,进山了。

 

晚间大家如愿以偿吃上一顿野菜饺子,我们几个又喝几杯酒,早点睡觉明天出发了,临睡前我和关震东把账结清了,回屋睡觉。

 

睡到半夜,突然女生屋里一声尖叫,我光脚下地跑去,就看关震东从女生屋里慌慌张张跑出来,芳华坐在炕上哭,一边哭,一边说,我做梦,梦到一条毒蛇爬我腿上了,我还以为是真事呢,谁想到是他半夜摸我大腿,芳华抽抽哒哒哭,几个女生嫌屋子热,睡觉时就穿一条小裙子,这白花花的大腿,让房东起了歹意,我想找关震东说个明白,仔细一想,这深山老林里关震东发起狠来,也是麻烦,我只能安慰安慰芳华,几个女生不敢闭灯睡觉了,我坐在凳子上眯一会,天亮了。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我们又上路了,奔向赫图阿拉,继续向前,生活是美好的,人心是向善的,一些恶劣的人是少数,但愿全世界的善良的人,吉祥幸福,永远没有噩梦。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